【吾国吾民】大别山中的乡村校长:如何让我们的孩子具有竞争力?

李静2019-09-27 13:24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静 临近开学,中心小学校长储诚超显得格外忙碌。

每天早上6点起床,一直到晚上9点多离校,他的手机响个不停。近三分之二的电话都是关于能不能把孩子转至中心小学读书。

 

储诚超接到的电话有返乡就读求学家长打来的,有周边乡镇慕名求学的,还有外来务工的家庭。中心小学紧邻天堂寨景区,围绕旅游景点正在修建的基建工程吸引了大量农村劳动力,子女的上学问题成为这些家长急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最多时候一天能接到一百多个电话”,储诚超说,这在以前是很少有的事。

储诚超,出生于1971年,安徽金寨县天堂寨人。脸庞方正,遇到感兴趣的话题会摆动一下双手,嗓音显得洪亮。他出身教育世家,受家庭影响,对教师职业充满着向往,初中毕业后选择师范学校,走上教师讲台。

2013年,储诚超开始担任天堂寨中心小学校长。中心小学是一所乡村学校,其所在的金寨县身处大别山腹地,是国家扶贫攻坚重点县,从金寨县城到这里120公里,驱车需要近2个小时车程。

储诚超任职中心小学的4年里,学校因硬件建设的改变和学校办学内涵的提升,先后被评为市级基础教育先进单位,省级文明校园、省级智慧学校示范学校等。储诚超本人也在2018年荣获“中国长三角最具影响力校长”荣誉称号。

在中国,类似中心小学这样的乡村学校还有超过10万所。按照教育部统计,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农村小规模学校10.7万所,教学点8万个;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乡村教师290多万人,其中中小学近250万人,幼儿园42万多人。

这也意味着,有超过10万位“储诚超”正在中国广阔的乡村传递着知识的普及和文明的尊严。

储诚超说,“作为一名山村老师,我很荣幸。”

“老师大哥”

储诚超来自于教师世家,三代六位教师,爷爷当年还是一所小学的校长。由于储诚超从小喜欢运动,字写得漂亮也善于与人沟通,因此被他中学时期的班主任——储诚超的舅舅,认定具有当一名老师的潜力。

受家庭影响,储诚超自学完成了安徽师范大学专科学历,随后又到安徽教育学院进修学习两年。毕业后,储诚超南赴广州,进入一所大学的学生处工作。

大城市的生活繁华、热闹,却令储诚超倍感失落。“老找不到自己,心里没底”。

在广州工作一年半后,即2004年,储诚超返回了家乡:“乡村平凡朴实的生活与重新走上讲台得到的认同感与满足感,让我感觉到安心和幸福。

归乡后储诚超在天堂寨一所中学任教。他将大城市学来的教学理念、前沿知识和一些教学方法,时不时地运用到自己的教学中去,班上学生成绩很好,很多学生也喜欢他,喊他“老师大哥”。

储诚超说:“你教给孩子们知识可能很快就会被学生淡忘,但你和学生建立的这份彼此尊重的师生情感,你教给学生善待别人、相信自己的生活态度是他们多久都不会被忘记的”。

群山中的小学

天堂寨中心小学是一所群山中的乡村小学。

从学校向外望去,四周耸起的山峰将占地50亩的校园围在中心。塑胶操场、足球场地、明亮的教室、先进的信息化建设,如今,从硬件角度而言这所乡村小学不逊于城市中任何一所学校。

但时光倒退回4年前,一切还不是眼前这个景象。

储诚超回忆起那时候的学校占地不足10亩,前面是交通主干道,后面是高二十多米的山坡,运动场是一片黄土地,每间20多平米的宿舍住着24个孩子,整个学校连一个像样的厕所都没有…

2012年,当时的镇中心学校正在筹建公办幼儿园。已经归乡任教8年的储诚超被调来负责学校的修建并担任园长。一年后,因为筹建、管理幼儿园时优异的表现,储诚超被调往中心小学担任校长一职。

刚到小学的时候,狭小局促又存在安全隐患的校园,令他萌生了搬迁学校的想法。

2012年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意见》,在这一政策的支持下,一大拨革命老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的校舍、图书馆、设备得以翻新修建,国家财政开始向这些学校的建设、教师配置等方面倾斜。

2015年,中心小学整体搬迁计划得到上级主管部门支持,随后两年完成修建并搬迁。“现在,这里是我镇最大的平地,最好的地段”,储诚超说。

“入学综合症”

一个校长最重要的能力是什么?

储诚超觉得:作为校长除了要有宏观的学校发展规划能力外,也要拥有宽容豁达的心胸和良好的沟通协调能力。

在他日常管理工作中经常会遇到这些问题,既要处理好学校内的矛盾,也要和其他行业、部门打交道,一个校长良好的为人处世和沟通能力对学校的发展至关重要。储诚超列举:“你看学校日常生活的水、电、网、安等等,都需要校长积极同其他行业沟通协调,不能只盯着自己一亩三分地。”

储诚超也很焦虑,工作太忙,压力太大,特别是开学前后,各种繁琐的事情扑面而来。妻子说他患上了开学综合症,每年到开学前他都会失眠、耳鸣、血压升高。现在,身为学校管理者的他每天除了管理学校外,还要应付各种检查和频繁的接待。他希望有一天学校能够回归到教学的清净,老师们好好的教书,学生们快快乐乐的成长。

眼前还有令他更为头疼的事情,人口迁移和学校办学水平的提升让新的生源不断涌入。与此同时,不断萎缩的周边教学点占用教师资源高的问题越来越突出(有些教学点里面师生比达到1:2、1:3),中心小学本部却不得不扩大班级,教师不足常常使他困惑。

储诚超说:“比起校舍、操场的硬件条件,山村教育最紧缺的就是老师。好多有能力的年轻老师会因为种种原因选择去城市安家立业。”

储诚超想通过撤并教学点,调配教师,集中办学。他认为:发展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集中办学才是合理的途径,这样既解决缺师少教的困境,又能让大学校的优质教育资源充分发挥。

效率和公平,始终是中国教育前进途中需要不断做出的选择。

储诚超觉得合并办学很有可能是未来的一个趋势。“集中办学,对老师和学生都是一件好事。”

在应对老师紧缺的问题上,储诚超寄望的另一个手段是新的技术。

中心学校在省教育厅的帮助下,利用科大讯飞等公司的技术力量,推进智慧校园的建设,比如在原来的在线课堂的基础上加入智慧课堂(远程平板电脑互动教学)等。“这样教学点的三四年级学生就可以采用线上课堂方式学习外语和美术等学科”,储诚超说。

“最后一片原始森林”

距离中心小学9公里外是安徽著名景点天堂寨,这里是大别山的第二高峰,景区郁郁葱葱,树木从平地一直蔓延至山顶,这里也被称为“华东最后一片原始森林”。

一篇题为《天堂寨镇十年华丽转身发展之路日新月异》文章中这样描述天堂寨基础设施的变化:“昔日天堂寨从街道潦落的几间破房子,到现在这番车水马龙、霓虹耀眼的景象,真是恍如隔世,发展速度之快难以想象。”

但在天堂寨景区沿途,一些细小的痼疾会偶然出现。在这里,一盒售价15远的香烟被以30元的价格卖给外地人;打车不按照计价器显示金额收费;出租车司机为了追求效率多接单,会将乘客仍在高速路再次进山拉客。

从某种意义上,储诚超正在进行一项重要的乡村基础设施建设,来自精神和智力层面上的基础建设。

储诚超给学校定了三个大目标。

首先是把农村孩子培养成有竞争力人才。第二个希望是把学校建设成一所人文环境和谐的校园。“当然,还要教育科学。干符合国家方针政策的事情,路线和方向一定要准,要科学规范,这是我们接下来发展的一个主要目标,就是开齐、开足课程,全面发展学生素质教育,”储诚超说。“尽管学业知识方面农村孩子与城市孩子已经相差不大。但在录取选择上,外面学校更倾向于选择城市孩子。原因是什么呢?农村综合素质差。这是农村孩子面临的现实短板,也是我到小学之后始终关注和未来努力的方向,储诚超说:“我一定要让我们的孩子步入社会具有竞争力”。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1260】。
大科创新闻部记者
长期关注教育、财经领域。新闻线索请联系lijing@eeo.com.cn